有见

我想对你说喜欢你,
因为我们已经不是好朋友好兄弟了。
我们挺陌生的其实。
没有如果没有当初,
想抱一下你。
和米妮一样,抱完就没什么牵挂了。
米妮的人生,我就陪着走到这,
愿他一切随心,各自安好。
就是缺你这个拥抱啊。
缺你啊,高深杭。

这一刻钟,讨厌春天。

这五年,每到春天,泪腺就像开了闸。
一看到什么有关于你的就哭,就哭。
记起,当时听到“你爸晕过去了,可能会死的时候。”立刻跑到一楼厕所里,把自己锁在里面,蹲在地上。“保佑保佑,只是晕倒,怎么可能会死呢,又不是电视剧。”
过了几分钟,听到大人说“医院说太晚了”的时候。
打开门,边嚎啕大哭边走上楼去找老妹。
打电话给死党,哭哭哭,一个劲的哭。
后来老爸被送回到家里的时候,下楼了。
感觉他的温度没有想象中的低,脸跟平常一样黑黝黝的,好像在睡觉一样。
那个时候突然想起前段时间看的一个小说“如果哭的话,去世的人的翅膀会被弄湿,上不了天堂。”
于是愚蠢的试着控制眼泪,可能是当时没释放出来...

梦你

28号凌晨,又梦见了你。
喜欢的偶像成了梦中的点缀,
梦里的心动和脸红太过于真实。
在与你哥们般要好的同时,
喜欢过那么几个人,
独独没有察觉与你在一起的坦然安心是什么。
梦里的你依旧是少年模样,
大概是睡前刚听了《你的猫》,
“不是你太好,是那时太好。”
对现在自己的心情感到气闷,
我不该这样的,
我们可是好朋友好兄弟。
唉。
2017-12-29
/  标签: 梦你

过去21年,

在友情、亲情中与人相爱的次数很多,

但仍然没办法接触到爱情。

可能这也算一种幸运,

希望后来的他可以是唯一的他。

偶尔会有些小焦急,因为从来没有与谁在爱情里相爱过。

怕没有经验,怕自己幼稚愚蠢会伤害到后面才来的他。

于是小心翼翼的经营关系,坦露真心但保留软肋。

内心不想去改变自己“遇爱变怂”的性格,所以一直缩着缩着,遇到心动的人躲着躲着。

虽然很想见面,但是会跟自己说“过几天就不喜欢了,你要忍住。”

对不起之前21年的人生,变得越来越怂了,

依然还是外貌协会,依然不懂如何在爱情里与之相爱。依然没办法主动又合理的靠近让人心动的他。

“那个人在哪里啊,那个能让...

2017-12-22
/  标签: 不可说

路上堵车,转入小巷忽遇木偶戏。可能是因为在特殊日子,十分感性,情绪失控。想起小时住奶奶家,逢一些祭祀的日子,后头一个巷里有一个木偶戏班常常来表演。鞭炮人声交错着。我对这些小木偶兴趣不高,可我两个双胞胎妹妹却特别喜欢,常拉着我去看。
想到这两个小孩现在竟离我多达几百公里,心里头就很酸。虽说前几年她们去了躺外婆家后,性格变了一些,但心里还是疼她们。
以前是不常说,觉得挺不好的。
感觉隔这么远,没办法照顾好她们觉得很愧疚。
对身边人好一点。

2017-10-04
/  标签: 故人

最喜欢的小号,

消失在微博的认证浪潮中。

挺难过的,那个小号记录了很多我的梦境,

里面有我不敢见的人,有我每个夏天都习惯陪伴的人,有我这一生都没办法再见面的人。

有点尴尬,

这个小号刚刚回来了--

别记起来

我已经快要忘记方先生的样子了。
偶尔想起,脑中浮现的是一个小朋友的容貌。
记忆里每一帧的啊蔡都很好看,从阳光下走过来很好看,叫我阿轰的时候很好看,坐在教室里跟人谈话很好看,穿着浅蓝色衬衫很好看,接过我递过去的水的时候很好看。
但让我再见他,也是十分不愿意的。高一因为喜欢他做了太多犯蠢的事,到现在还心有余悸,没办法再去喜欢人。像游人说的:除非是所遇非良人,否则,对于我来说,喜欢过的总归都是割舍不下的。
之前有段时间怀疑过我真的喜欢过啊蔡吗,感觉很不真实。看了高一写的十六封情书才反应过来,不是不真实而是现在已经感受不到那种心动那种憧憬了。
应该是很喜欢才能写出那样,能甜到四年之后的我的文字吧。
我已经很久没有...

2017-09-07
/  标签: 不可说

能留下来的 都珍贵

晚安  至姨妈还没来的十二月
至想要恋爱的十二月。

2016-12-21
/  标签: 漳州
1

我一直很期待壁虎来找我说其他
其实我一直特别害怕他不跟我说话
到后来才小心翼翼的在乎你
你的喜新厌旧
我一次都不想
再经历了

  1/8  
我想遇到过很多人 但是到最后都在人群中走散
我想喜欢一个人 但是小心翼翼
最后也没有在一起